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娇妻捧上天

第406章 如何追到自己喜欢的女人

娇妻捧上天 颜苏 4830 2020-01-14 23:15

  第406章如何追到自己喜欢的女人

  “好了,上去休息吧,现在八点多,我和你爷爷出去散个步,你别乱想了啊,凡事有奶奶在。”

  “奶奶放心,我不会钻牛角尖,更不会为他们掉眼泪。”

  “好孩子。”卿素兰这才放心地离开。

  苏锦棠被傅北尧拉着手,回到卧室,发现有134个未接来电!

  全都是苏润甫,张岁兰,苏青山和王碧珍打来的!

  她滑过屏幕,还有十几个陌生号码,应该是他们借别人的手机打来的。

  “他们还敢打来?”傅北尧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。

  苏锦棠点开微信,有一百一十条消息,都是父母发来的。

  因为老早前就把苏青山,王碧珍,苏心悦删除了,所以现在,他们换着新号加她。

  苏锦棠没有通过,点开爸爸的语音。

  “棠棠,北尧的奶奶让人过来,把所有属于你的东西收走了?你再也不回这个家了?”

  “你爷爷去世前,将集团分成两半,一半给你,一半给我们,你现在要和我们共同打理?你这样,是要和我们划清界线?”

  “今天的事,是爸爸不对,爸爸不该让你和悦悦道歉!是爸爸做的不够妥当!”

  “爸爸的心里一直有你!”

  苏锦棠鼻子酸酸的,没有往下听,又点开了张岁兰的语音。

  张岁兰哭着说,“棠棠,是妈妈错了!妈妈痛下决定,从今天开始,和悦悦断绝关系,不会再和她来往。”

  “棠棠,你回我们一下,哪怕只有一秒钟,我们也满足了!”

  “棠棠,你理理妈妈啊!”

  “我和你爸决定,和你叔叔一家断绝关系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!”

  “棠棠?你听到妈妈的话了吗?”

  “妈妈给你打电话,为什么不接啊?”

  “原谅妈妈,好吗?”

  苏锦棠退出微信,不想再听!

  手机关机!

  她倒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不停地回想这些年的点点滴滴。

  一旁的傅北尧,手机响了一次又一次,都被他挂断了。

  “你接吧。”苏锦棠看着天花板,淡淡地说,“不用刻意陪我。”

  “都是些猪朋狗友的电话,估计想见你,想让我们出去一趟……”

  “可以改天吗?”苏锦棠现在真的没什么心情!

  “可以,我和他们说。”

  苏锦棠急忙坐起来,拉住他的手,“今晚你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,别拒绝他们。为了我,你也好久没和朋友聚会了!”

  “我怎么可能丢下你?”

  “你先听听看,他们说了什么!”苏锦棠听到他的微信响了几声,拿出他的手机,点开语音。

  “北尧,在忙?有没有时间把嫂子带出来?”

  “忘了问,嫂子今晚有空吗?”

  苏锦棠帮着回复,“她没空,我过去就好。”

  “我的天,你的手机是被盗了吗?第一次见你回我这么多个字,还这么温柔,难得,真难得!今晚我请客,老地方见。”朋友很快发来。

  苏锦棠抬起脸庞问,“你平时是不是很少回复他们?我打字打多了对不对?”

  傅北尧收起手机,“我想在家陪你。”

  “朋友叫你去,你就去,别整天围着我转,我也想一个人静静。”苏锦棠哄着他,“你应该和以前一样,有正常的社交圈子,别因为我,放弃全世界,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  傅北尧被她说服了很久,勉为其难答应,“你知道,我对那些场合没什么兴趣,就算你赶我走,我也会很快回到你身边。”

  “去一下,总比没去好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刚才那个朋友好像叫你了好几次了!”苏锦棠很善解人意,“去换衣服吧,我就在这,哪儿也不去。”

  “等我回来。”傅北尧依依不舍缠吻一会,这才一步三回头离开。

  他走后。

  苏锦棠终于彻底松懈自己,不知不觉泪流满面。

  今天一直在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,现在没人,她反而可以大哭一场,好好发泄一下。

  卿素兰被老伴牵着手,都没心情散步了,“不行,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你有没有看德叔送来的资料,上面说,棠棠很小的时候,就被家人欺负,不,应该说虐待!看得我的高血压都要犯了!”

  “你别激动……”傅德秋轻抚她的后背,“咱们以后,好好宠回来不就行了?”

  “不行!你吩咐几个人,隔三差五给他们一点教训,没事多恐吓他们,可以弄残弄废,但绝不能弄死,留着好好收拾!”

  “这个可以有。”傅德秋很快打电话吩咐下去。

  帝都会所。

  包厢内。

  谢幼谦左拥右抱,对左右两个美人满意得不得了。

  “谢少,您吃葡萄。”其中一个美人拿起一小串葡萄,故意拿高,逗着他。

  没想到他埋到美人的温柔乡,声音迷人,“葡萄不是在你身上?”

  “讨厌~”娇嗲的声音。

  另一个女人不甘示弱,“谢少,我这也有葡萄,长得比她还好!”

  “是吗?我尝尝看……”

  与这幕香艳画面形成强烈对比的,是坐在不远处的几个男人。

  “你们几个怎么回事?难得出来一趟,愁眉苦脸的?”广坤照推了推眼镜,优雅又贵气问其中一个男人,“杨承谦,家里那只猫又挠你了?怎么额头又挂彩了?”

  杨承谦高贵地靠在沙发上,惬意的模样,“我惯的。”

  “改天带出来见见?会挠人的猫,我还没见过!”

  “会的。”他还在训练,训练那只猫的脾性,只要她不再歇斯底里逃离他,愿意留在他身边,他会带她走在阳光下,介绍给所有人认识。

  “那只猫的脾气倒是大。”姜延宋微微一笑,摇晃手中的红酒杯,“你们说,如何才能追到自己喜欢的女人?”

  广坤照一口香槟喷出来,“不会吧,连你也有喜欢的人?追不到?”

  “她嫁人了。”

  天弘勋差点被水果呛到,难以置信地问,“人妻?你也喜欢?”

  “追女人的花样,可以问那位。”杨承谦淡淡地扫向不远处左拥右抱的谢幼谦。

  谢幼谦和两个美人玩得不亦乐乎,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