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娇妻捧上天

第509章 可怕的礼物

娇妻捧上天 颜苏 4900 2020-01-14 23:15

  第509章可怕的礼物

  苏锦棠看着远山竹海,还有那碧绿油亮的草坪、粉色的蔷薇花瓣洒满木栈道,橘色的万寿菊,红色的藤月、紫色白色的毛地黄随风摇曳……

  所有的色彩在阳光下格外鲜艳,又让人舒适惬意。

  庄园的美丽就这样散发在空气中,美好的气息把人包围起来,每一寸脚步,每一次呼吸,都能感受到这绝无仅有的美好。

  八层花园欣赏下来,苏锦棠已经陶醉在这样的美色中,难以自拔。

  宾客陆续来临。

  入口处。

  威风凛凛的二爷带着孙子傅森年,常年让人倍感压迫的气场今日更甚,在空气中张狂。

  “老四,又是一年生辰。”二爷就连说话的时候,都潜移默化给人施压,他伸手想握四爷的手,但是在四爷伸手时,又故意抽回来,从孙子手中接过礼物,“知道你什么都不缺,又独爱收藏,这是你爱的画家,给你画的画。”

  “二哥有心了。”老四打开画一看,一张脸徒然变冷,就连身后的孙子孙女都倍感愤怒,浑身寒冷。

  “这是画家用他自己的血画的,是不是很有特色?”二爷哈哈大笑后,又变得严肃,盯着画中某一处,“这画家怎么回事?里面的人物怎么少了一条腿,他这是故意讽刺我四弟吗,来人,把他杀了!”

  “不过是一幅画而已,二哥不必动怒。”老四将画递给孙子孙女,孙子孙女恨不得上前杀了二爷这个老东西,但是老四语气平淡,“二哥先进去吧,大哥他们已经到了。”

  “我听说尧尧带了个女娃娃来,正好,我去看看是什么样的孩子,竟然能感化一颗石头般的心。”二爷背着手斗志昂扬走进去。

  傅森年幽冷的眼神,在空气中和四爷的孙子孙女厮杀下,面无表情地说,“红色象征喜庆,今日是四爷的寿辰,森年祝四爷长命百岁!”

  他说完,面色漠然离开。

  孙子孙女气得不行,其中一个忍不住开口,“爷爷,这你都忍得下?”

  “今日举办寿宴,其他的无需多言。”

  孙子孙女哪里忍得下这口气!

  这幅画画的是一个孤独的老人背影,望着血海残阳。

  因为残阳似血,所以老人的身子仿佛也被这残阳染红了……

  在老人的身后,几个小孩子笑着追逐。

  不远处的茅草屋就是他们的家。

  这幅画看起来赏心悦目,意境极美。

  鲜血的颜色看起来并不突兀,反而觉得和谐。

  但是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不对!

  竟然有四只饿虎躲在暗处,目光眈眈……

  由于饿虎跟岩石似为一体,不仔细看,还以为是岩石罢了!

  这就是画家的高明之处。

  残阳掩盖了这番景象。

  茅草屋,暗示四爷晚年凄凉。

  饿虎不仅盯着他,还盯着他的孙子孙女!

  他的一条残腿,似乎老虎吃了,几只老虎的嘴边带血,只剩下一只鞋在老虎身边……

  这幅画暗示着四爷已经老了,有些事扭转不了,就像残阳终会西下……

  画家是一个清高之人,如今被逼着画出这样的画作,恐怕经历了恐怖的折磨!

  四爷背在身后的手暗暗握拳,没有说话。

  就在这时,三奶奶来了!

  她跟平常一样不苟言笑,一双厉眸能看得人心发怵,由于保养得极好,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。

  她很清冷,也很高傲,身上有一股不低头的傲气。

  “四弟,年年今日,岁岁今朝,三姐祝你鹤发童颜,安享晚年。”她握了握老四的手,脸上难得有一丝柔和之气。

  “三姐能来,就是对我最大的祝福,快请进,来人,带路。”老四热情招呼。

  “三姐刚从意大利回来,没给你带礼物,但是托人从你喜欢的画家那里,讨了一份贺礼。”三奶奶拿出一个礼盒。

  四爷虽然表面风平浪静,但是心里早就意识到不妙。

  果不其然!

  他打开礼物,画家的手躺在那里,安安静静。

  其中一个孙女,忍不住转身呕吐起来……

  三奶奶笑了,“这孩子的胆量可不行。”

  “是四弟没教好她。”

  “你曾经羡慕他这双手,如今这双手归你。喜欢的东西,就要夺到手里,四弟可喜欢?”

  “多谢三姐。”

  三奶奶哈哈大笑起来,“逗你玩的,这是一双假手。”

  四爷早就看出来了,但是没有显露,而是面露疑惑。

  “你的礼物在这里。”三奶奶献上一个细长的小盒。

  四爷打开一看,果然出自画家之手,只不过这次,不是用鲜血画成的画作!

  场景还是在海边。

  星星满天。

  一个孩子骑在老虎身上,用力捶打!

  还有一个孩子举起一块大石,朝另一只老虎扔去!

  几个孩子,都在勇敢和老虎搏斗!

  缺了一条腿的老者,从茅草屋里,取出一把手枪……

  已经有一只老虎中了子弹,倒在沙滩上!

  这场景,显然是老者和孩子们战胜老虎了!

  “一切皆有转机。”三奶奶留下这句话,神采飞扬进去了。

  呕吐完的孙女脸上还带着泪水,她看着三奶奶的背影,“疯子!简直就是个疯子!”

  她逼迫画家画这幅画想说明什么?

  “说明和您站在统一战线吗?不可能……这幅画没出现别的人物,她指望我们自己打败老虎,她好坐享其成!”孙女气愤地说,“爷爷,您……”

  “看看尧尧,再看看你,你的情绪太激动了,先平复完了再说!”四爷依旧坐在轮椅上,不动声色。

  二爷带着傅森年,一步步朝傅北尧和苏锦棠走去。

  “果然是你这女娃娃,俘获了尧尧的心,之前说叫什么来着?”二爷笑呵呵地问道。

  如果不是早有耳闻,苏锦棠会误以为他是个平易近人的老人!

  但是自从知道他的真面目后,苏锦棠变得小心翼翼,保持着警惕,“苏锦棠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画作中的老虎,不必惧怕,是吧尧尧?”二爷大笑后,看向傅北尧。

  傅北尧微微勾起嘴角,“当然,二爷的威风,就像林中之王,殿堂之皇,区区老虎算什么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