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娇妻捧上天

第360章 情到深处

娇妻捧上天 颜苏 4774 2019-11-03 00:08

  第360章情到深处

  “那你还为了他们,要和我分开睡!”傅北尧吃醋地说,“还说再也不理我,再也不和我说话……”

  “我不那么说,根本拦不住你!”苏锦棠心疼地看着他,“昨晚我也说了,你无可替代,是我苏锦棠最重要的人。”

  “我这里好痛,现在还痛。”傅北尧拿着她的手放到心上,“帮我揉揉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不痛?”苏锦棠边揉边说,“我都摔成这样了,你还发火……”

  “痛不痛?”

  “你去摔一下试试?”

  苏锦棠追他的时候,扑到阶梯上,然后没多久又滚下楼梯……

  天知道她有多痛!

  关键是,痛归痛,还得把他找回来,耐心和他解释。

  其实他的表现在男人里面算不错了,昨晚气成那样,还坚持把她送到家,看她摔倒了,第一时间抱起她,还心急地给她上药……

  他本来都打开车门了,听到她说再也不理他,再也不和他说话,他一下子关上车门折回来……

  气归气,他自己一个人消化……

  现在想通了,又抱着她,怕她不要他……

  “昨晚在KTV,你还看了他的脸,看了足足三秒钟!”傅北尧的醋意又涌上来。

  那时端木景闭上眼,不让眼睛流出来,靠在沙发上的时候,苏锦棠以为他醉了!偷偷和他说对不起!

  “你看我。”傅北尧将她的脸转过来,“看着我。”

  苏锦棠只好配合。

  “我的脸好看?还是他?”傅北尧竟然认真又期待地等着她回答……

  苏锦棠觉得好笑,“当然是你了!”

  “以后不许看别人!”傅北尧见她的目光转向别处,又强行说,“只能看我!好看就多看。”

  苏锦棠哭笑不得,这家伙,醋劲这么大?

  “你们昨晚,抱了不止八秒钟!我要疯了!”傅北尧又抱着她,呢喃着,委屈着,像一头受伤的巨兽。

  苏锦棠急忙抚着他的后背,“我抱你八分钟?八十分钟?让你消消气?”

  傅北尧有些憋屈,看着她,“必须抱我一辈子!时不时要弥补我,像这样!”

  他低头吻她。

  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气……

  接吻时,荷尔蒙释放出来,更是让他着迷不已!

  他吻了好一会儿才看着她,“和所有异性保持距离,想想我的感受?”

  “好。”苏锦棠答应道,“我一定做到。”

  “好生气,他们碰了你。”傅北尧又再次抱紧她,气鼓鼓的,“老公要气死了!”

  “他们最多碰我一下,以后我和他们保持距离,他们想碰都碰不到,但你不一样。”苏锦棠温柔地说,“你可以24小时,拥有我,这一辈子,我只属于你。”

  傅北尧一听,立刻来劲儿了,“我想拥有你……现在!”

  “昨晚送上门你都不要……唔。”苏锦棠被他强吻着。

  “你知道我多想你?”傅北尧着急地吻了好一会儿才说,“等了你四十八分钟,你都没来找我!打拳打了三小时,没见你身影!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能主动找我?”苏锦棠尽量抬头,让他吻着脖子,吻个够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!”

  昨晚的他不敢面对最差的结果,不知道如何面对,就怕宝宝不要他了!整个人非常纠结,崩溃!

  傅北尧将她压到沙发上。

  苏锦棠能看到窗外的天空,蓝得特别透彻。

  天气真晴朗。

  “傅北尧,我爱你,我比你想象中更爱你。”苏锦棠摸着他的头发,任由他索取。

  傅北尧抬起头,看着她的眼睛,意外又感动。

  “爱到可以送你绳索,让你捆着我,一辈子,都不离开你。”

  “接着说。”他实在忍不住了,狂热地吻着她,“不要停。”

  “哪怕每次都被你啃得干干净净,我也无怨无悔,只要你高兴,只要你需要,我永远都会在。”

  傅北尧感动一塌糊涂,更加狂热地吻着她。

  “这样,你就有安全感了,是吗?”苏锦棠摸着他的头,“我永远属于你……”

  “我永远,属于苏锦棠……”傅北尧已经情深得无法自拔,“我傅北尧,永远只属于苏锦棠一人。”

  苏锦棠也酣畅淋漓,小手穿过他的发丝。

  “只有我,才可以碰你。”傅北尧强调道:“只有我!”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  苏锦棠躺在傅北尧怀里看天空。

  “老公,你以前不开心就来这里吗?”苏锦棠很想知道他的过去。

  “我还在咱妈肚子里的时候,她就坚持胎教了。”傅北尧搂着她说,“她强迫自己接受很多东西,比如每天要用十种语言跟肚子里的我交流,说一些人生哲学,如何管理集团等等。”

  苏锦棠的脑海里似乎浮现一个年轻的母亲,每天在坚持做这些事的身影。

  “她每天孕吐得厉害,还坚持营养均衡,还没出生的我已经被当成继承人栽培。”傅北尧回忆道,“出生后,我接受很多挑战,你能想象一岁半的小孩每天都要学习的画面吗?不仅要快速记下所有知识点,还要习武强身,光是老师就有十二位。”

  苏锦棠震惊了,要知道香港武打明星樊少皇2岁才开始习武,现在吴京的孩子也是2岁……

  傅北尧竟然1岁半就开始练了……

  1岁半的孩子懵懵懂懂,那么天真……

  竟然要面对这么残酷的事!

  “不是说我身手好?”傅北尧搂着她说,“都是练出来的,五岁的我,就能打倒二十个大人,但是爷爷还不满意,担心我活不过八岁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苏锦棠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人心叵测,身居高位。”傅北尧淡淡地说, “有时候我不开心了,就到这来……”

  “在这里打拳吗?”

  “小时候,会用积木搭成坦克,飞机等等造型,或者看电视里的拳王争夺赛,自己对着沙包练习,还会听听新闻,活得像个小大人。”傅北尧笑起来。

  “我看你这里还有冰箱,卧室,洗手间……你晚上也在这睡?”

  “偶尔。”

  不开心的时候,他一个人发泄累了,会在这里待到第二天早上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