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娇妻捧上天

第207章 全都没了

娇妻捧上天 颜苏 4447 2019-11-03 00:08

  第207章全都没了

  傅北尧带着宝宝来到邓家面前……

  邓父看到他,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杯,伸出双手想跟他握手……

  但是傅北尧冷着脸,声音也冷了几度,“邓先生教女有方,我特地前来恭贺。”

  邓父一下子愣住,看向妻子和女儿,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邓母有些不淡定……

  先前易森说过,傅先生派了两百八十名保安保护苏锦棠的安危,这说明苏锦棠在傅先生心里有着很高的地位……

  现在一见,果真如此!!

  刚才白家的下场,她不是没看到……

  于是不自然地说,“对不起傅先生,这是孩子之间闹别扭了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!”

  “是么?”傅北尧的冷眸冷冷打量她。

  邓母吓得不敢吭声!!!

  邓父已经看出来了,目光狠狠地剜了她们一眼,然后向傅北尧鞠躬,谦卑地说,“抱歉,我妻子和我女儿给你们添麻烦了!请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!回到家我一定好好教导她们……”

  “教导有用的话,就不会发生今晚的事了。”傅北尧似乎不想给他们任何机会!

  邓父不知道如何是好,“苏小姐可否告知事情的来龙去脉?好让我当场教训这个不孝女?!也好给你出口恶气……我这人帮理不帮亲,一定要让苏小姐心服口服……”

  苏锦棠没想到傅北尧今晚一直在帮她“讨债”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跟傅北尧告状了……

  连她自己都怀疑,这男人是不是在她身上装监控了?怎么什么都知道?!

  谁欺负她,这男人都牢牢记在脑海里……

  现在逐一讨回来了……

  邓父见苏锦棠一直没有开口说话,生气地看向自己的女儿,“你干了什么糊涂事?还不说出来,好好向人家道歉!!”

  “道歉?爸,她把盘子里的甜品都扣到我脸上,还害我摔倒了,你还要我跟她道歉?”邓可可火冒三丈,“我只不过去上个洗手间,她居然把尿泼到我身上,还打了我一顿……你说,这事是我做得不对?”

  苏锦棠没想到死到临头,这女人还颠倒黑白……

  “胡说!如果真是这样!他们不会找上门来!你到底干了什么混账事,再不说,我现在就家法伺候!”邓父为了让傅北尧消气,当场拿起桌上的刀叉,指向女儿。

  邓可可吓坏了,从小到大,她第一次看到父亲生这么大的气。

  “贵千金忘了说,是她事先踩了太太的裙子,在太太上洗手间的时候,还用扫把卡住了太太的门,往太太的那一间扔垃圾,还想把自己的排泄物倒在太太身上,太太是出于防卫,才不得不保护自己。”一旁的易森站出来说道。

  邓父愣住了,一是没想到女儿竟然干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,二是听到易森一口一个“太太”,开始害怕苏锦棠的真实身份!

  邓母也退缩了,难以置信地问,“您说苏小姐,是傅先生的……太太??”

  “是!”易森毕恭毕敬的回答让邓家瞬间怕到极点……

  就连Coco都害怕了,“苏锦棠,是傅北尧的妻子???怎么可能?!她已经结婚了!!!”

  “她嫁的就是我!”傅北尧斩钉截铁地回答道。

  邓家当头一棒,呆在原地,似乎没反应过来!

  “你们的行为举止比白家恶劣多了……”易森同情地说,“邓小姐把橙汁泼到太太的礼服上,她这一泼,就是八百万!!”

  “什,什么?”邓母差点晕过去。

  邓可可不敢相信,“她那件礼服,要八百万??”

  抢钱啊???

  “那是傅先生请香奈儿设计总监亲自为太太量身定做的礼服,光是上面的钻石缝合就动用了三百名能工巧匠!那件礼服全世界独一无二,只有一件!是傅先生送太太的心意!现在被你们糟蹋了……”

  邓父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闯下多大的祸!!

  “我,我们赔行吗?”邓母弱弱地问道。

  “我宝宝穿过一次的礼服,你们觉得她还会穿第二次?”傅北尧冷冷地说道。

  “那,我……”邓母慌乱之下,看向苏锦棠,“苏小姐,请您原谅……我代表Coco,正式向您道歉!”

  “不就是泼了杯橙汁吗?一人做事一人当!”没想到邓可可忽然拿了杯橙汁给苏锦棠,“给你泼回去,我们两清!”

  这样的好事,傅北尧怎么会错过??

  他看向怀里的人,“宝宝,还愣着干什么?不动手?是嫌一杯太少了?想拿一壶?来人,拿一壶橙汁!”

  “……”苏锦棠没想到老公这么腹黑,不过有这个报仇的机会,她可不想错过,于是接过易森拿来的橙汁,狠狠一泼。

  只见邓可可浑身都湿了,脸上的妆也花了。

  “太太,她把洗手间的垃圾倒在您身上,这笔账,可得讨回来!”易森在一旁提醒道。

  邓可可想,反正都这么狼狈了,也不介意再狼狈,只要不牵累家人就行……

  有人送来好几个垃圾桶,为了不弄脏苏锦棠的手,主动泼到邓可可身上……

  一阵臭味迎面扑来……

  周围不少人围观……

  “敢在苏锦棠身上倒垃圾,真是报应!”

  “邓家真是活腻了,敢破坏今晚的气氛,得罪傅北尧的一日情人。”

  “不知道苏锦棠现在得宠呢?真是个胸大无脑的人……还连累家人!!”

  “总感觉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!”

  傅北尧给了易森一个眼神,然后搂着宝宝走了。

  易森同情地看了他们一眼,“自求多福吧!”

  邓父见他们离开的背影,想再次道歉,没想到手机忽然在兜里震动……

  他一看,是秘书打来的,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……

  果不其然,当他接听后,整张脸变得苍白,毫无血色……

  “你怎么了?”邓母见他没有说话,这反应跟刚才白百万一模一样,顿时感觉阴森森的,害怕极了,“你到底怎么了?说话啊!别让我着急!”

  “没了……”邓父崩溃到极点,掩面而泣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